在许多案例中,承兑汇票审计师都被当成一个深口袋

在许多案例中,承兑汇票审计师都被当成一个深口袋,可以从中得到补偿,以弥补相关方因错误的财务报告遭受的损失。这个现实情况是经济学的一个简单应用:诉讼发生时,大部分的被告因判决结果都会失去财务资源,除了承兑汇票审计师,因为承兑汇票审计师通常对失职行为“投了保险”。另外,由于共同或单独责任的思想,承兑汇票审计师可能要对某个不利判断的全部数额负责,即使他/她可能只对原告发生的损失负部分责任。甚至当承兑汇票审计师辩护成功时,成本也可能过高。

例子:英国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在三年时间内花费了3000万英镑(5300万美元)和事务所员工数千小时的工作时间来为自己辩护,为了应对前任客户(Equitable Life)要求赔偿26亿英镑的诉讼案,安永曾在1998年到1999年间为该客户提供了审计。对安永的辩解直到2003年才浮出水面,新闻机构收到了很多消息,消息暗示董事会愿雜受事务所的私下和解请求以避免审讯。安永在2005年早期了、审讯,但是,当年9月Equitable的董事会撤回了诉讼,很显然是担心在英国法律下,如果判决对安永有利,那么Equitable将支付事务所的辩护成本。Equitable Life,前任高管们仍然受到新任董事会的起诉,但是对承兑汇票审计师的起诉已经放弃了。